這年頭,比沒錢更鬧心的,是沒網;比戒煙更難的,是戒手機。


一天里幾乎沒什么大塊的時間留下,平均十來分鐘就要拿起手機一次。


所以看到韓國政府成立手機成癮治療營的消息,我是毫不奇怪的。



畢竟都有三成青少年沉迷手機了,再不干涉估計菜都涼了。

微信截圖_20191022200730.png


據說,這個訓練營的療效極為明顯,“基本上只要三天,他們就變得喜歡和朋友出去玩。”


見效極快還不用承受“電一電”的痛苦,讓家長們競相掏出10萬韓元(600人民幣),把孩子送去“感悟人生”,希望回來后能重新做人。


看著這個介紹,所長真想直飛韓國,搞個包月套餐。


我們都太需要遠離低級快感了。


01 被手機支配的生活


仔細回想一下,你是不是早就在不知不覺中,被手機操控了人生。


晚上閉上眼睛之前,最后一件事是刷手機,早上醒來第一件事,還是刷手機。


哪怕上廁所蹲著,也要抱著手機看微博刷某音。


走路的時候也要刷,除非正在走斑馬線;吃飯的時候就更不用說了,還有什么菜比手機下飯?


不帶手機能洗澡?能上下班?能活?


不能!

timg.gif


所以每過個幾分鐘,就會拿起手機瞧一瞧。


哪怕沒有消息提示音,沒有來電,就是不由自主想要拿起來看一眼。


一旦超過半個小時沒碰過手機,就會心慌、煩躁、渾身不自在。


會不會有人找我?會不會錯過什么瓜?nbcs什么意思?我是不是已經和時代脫軌了?我是誰?我在哪?


有如上癥狀的,恭喜你,“手機依賴癥”晚期沒跑了。


下一步,“快樂”就會找上你。

timg (3).gif


02 低級快樂成癮


毀掉一個人的最好辦法是什么?讓他對低級快樂成癮。


當我們沉浸在各種淺層的刺激里,任由自己上癮,漸漸變得“懶于思考”, 根據生物進化的“用進廢退”原則,整個人就開始廢了。


所長的大學室友阿成就是例子。


雖說所長的學校并不是什么名校,但好歹畢業后的未來還是非常光輝的。


大二那年迷上了手機游戲后,一發不可收拾。


從開始的一個上午玩兩把,到后來的一玩一整天,最后發展成,一天24小時能有20小時在玩手機。


曾經功課在中上水平的他一路下滑,整個學期下來考試全都掛了,只能留級。


從學長變學弟的屈辱讓他覺得無顏面對家長老師,于是租了個房子,更徹底地放縱自己。


最終只能輟學回家。


我們都試圖把他拉離泥潭,但是他說:


“我也知道這樣不行,但是實在不想學了,好累。”


沉湎于即時、淺層的刺激,已經無法再去進行學習,或者需要深度思考的工作,最終只能在漩渦里走向毀滅。

timg (4).gif


03 你選擇了什么,就會成為什么


快樂是我們永恒的追求,而追求快樂類型的不同,拉開了人與人之間的差距。


只有小學文憑的殘雪,憑借30年持續不斷的耕耘寫作,獲得了諾獎提名,作品成為哈佛、康奈爾、哥倫比亞等知名大學的教材;


上過大學的阿成,憑著都游戲的沉湎,成功把自己變成了無業游民,前路在哪里尚不可知。


寫作的開始是辛苦的,漫長的10年里,殘雪經歷過無數次的退稿、羞辱,最終換來文學上的高光;


打游戲一直是快樂的,最終卻像染上毒癮的敗狗,在慌亂中摸索剩下的時光。

timg.jpg


你追求的快樂是什么樣的,你的生活就是什么樣的。


社會學家芭芭拉,在底層臥底8年后,發現越是用消耗型的方式來尋求快樂的,越是處于社會底層,他們熱衷于肥皂劇、毒品、電子游戲。


越是會用一種補充型的方式來尋求快樂的人,如跑步、閱讀、學習,越是處于社會的高層次。


這是對“奶頭樂理論”的完美詮釋。


上個世紀的上層精英們研究出來的理論,現在依然適用。


因為,財富總是掌握在少部分精英的手里,為了讓大眾們不爭奪、不反抗,就用各種膚淺的娛樂產品,哄得他們開心就好,就像是給啼哭的孩子一個奶嘴。


手機,就是喂給底層們最大的奶頭。


在抖音、快手、娛樂新聞中,消耗了最寶貴的時間,而精英們卻一再實現突破,登上人生巔峰。


人與人之間的差距,就越來越大了。

timg (5).gif


04 等待,成為了奢侈的事


木心曾在歌里寫過:


從前的日色變得慢,車,馬,郵件都慢,一生只夠愛一個人。


在沒有手機的舊時光里,一切的東西都變得很慢,我們可以靜下心來,耗費時間去等。


但在如今,等待已經成為了這個時代的稀缺品。


就像在《圓桌派》里,梁文道說的那樣:


過去,我們換一身新衣服,需要去裁縫鋪量各種尺寸、挑選各種樣式、布料,然后再去剪裁、縫制……

換一件衣服是一個極其復雜的過程,往往要耗費十天半個月。

而現在,換一身衣服那是分分鐘的事情,你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,就買到喜歡的衣服。


我們沒有任何延時的機會,我們獲取滿足感的時間不斷被壓縮。

timg (1).jpg


從前想吃一頓大餐,要盼星星盼月亮等過年,而現在,只需拿起手機,外賣小哥30分鐘就到;


從前想念一個人,會一字一句寫在信里,而現在,只需拿起手機,在微信上發一句“在?上號!”;


從前想解答一個難題,需要翻看許多書籍,而現在,只需拿起手機,百度一下你就知道……


手機給的反饋越來越快,我們快樂的閾值也越來越高,于是就需要更快更強的刺激,來產生新的快樂。


游戲、八卦、直播等等令人更加上癮的事情,應運而生。


習慣了這種低成本、高回報的刺激,那些“無聊”的事情,工作、學習、鍛煉,就離我們越來越遠。


往輕了說,可能會丟掉健康、工作、朋友;往重了說,丟掉性命也不是不可能。

timg (2).gif


有走路玩手機,卡進下水道的……


有低著頭玩手機直接掉進了池塘的……


甚至有乘電梯時低頭玩手機,沒注意電梯突然上升,被絆倒夾在樓層之間的,幸虧順勢滑落,不然就被腰斬了的……


來得越容易的東西,我們要付出的代價就會越大,命運所饋贈的禮物,早已在暗中標明了價格。


最后


時間,是人能消費的最有價值的東西。


它從來不說謊,你把它花在哪里,你就會成為什么樣的人。


只有把低著的頭抬起來,把被手機奪走的注意力找回來,才能看到世界真正的色彩。


放下手機,立地成佛。


點在看:點完這里就下線

雷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