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彩3d中奖走势图
帖子詳情
當前位置>>愛樂論壇>>帖子>>詳細
查看:19350
回復:0
在秀美山水和絢爛文化中穿行
CQMA
發表于 2017-06-08 16:38:43樓主

在秀美山水和絢爛文化中穿行

——重慶市音協赴秀山創作采風小記赴秀山創作采風小記

◎龍鳴

      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,位于重慶市東南部,武陵山腹地,渝鄂湘黔四省市結合部,幅員面積2462 平方公里,轄3 街道24 鄉鎮,人口65 萬。這里歷史悠久,文脈流長,巴渝文化、湘楚文化和夜郎文化交相輝映;這里山水秀美,民族風情絢麗多彩,民歌號子傳唱于碧水青山,花燈陽戲綻放于土家苗寨,素有武陵明珠、花燈之鄉和小成都之稱。

2016 5 19 日至22 日,適逢《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發表74 周年前夕,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創作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,深入生活,扎根人民,發掘民間音樂素材,吸收民間音樂養分,創作優秀的音樂作品,重慶市音樂家協會組織部分詞曲作家奔赴秀山多地創作采風,走進了這片風光秀美人文煥彩的土地。此次采風活動,由市音協副主席兼秘書長陶智和副主席向菊瑛帶隊,參加的詞曲作家有王致銓、鄧成彬、周廷發、何維嘉、吳雨田、陳建輝等。

 

邊城洪安:初識陽戲

 

       19 日,采風團一行冒雨從重慶主城出發。在采風團成員中,向菊瑛是從秀山走出來的優秀作曲家,何維嘉當年上山下鄉、曾在秀山當過三年知青,此番故地重游重回秀山,兩人自然更是激動不已。驅車四百多公里,直到下午4 點才到達采風第一站,距秀山縣城28 公里的重慶市歷史文化名鎮洪安古鎮。洪安鎮是現代著名作家沈從文先生小說名著《邊城》原型地,也是當年劉鄧大軍解放大西南的第一站和指揮中心,一個真正“一腳踏三地,雞鳴三省市”的地方。下車后,大家顧不上旅途勞頓,便在秀山縣音協主席黎志、副主席王德明等人陪同下,興致勃勃參觀了洪茶古渡拉拉渡、三不管島和二野司令部舊址(復興銀行),眺望一河之隔的湖南茶峒鎮和貴州迓架鎮。在萬年臺老戲臺,觀看了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秀山陽戲,并就如何保護和傳承這一地方小戲劇種展開熱烈的討論和交流。

 

       黃楊扁擔村:再聽民歌《黃楊扁擔》

 

       20 日,天氣轉陰。一大早,采風團便與秀山縣的詞曲作者匯合,一起乘車轉赴轎子頂下的膏田鎮道羅村,探訪土家薅草鑼鼓和原生態秀山花燈。薅草鑼鼓又稱薅草號子,俗稱“打鬧歌”, 是一種薅草季節土家人集體勞作時隨著鑼鼓聲起落而吼唱的民歌,也是土家族一種伴隨勞動生產與音樂相結合的民間藝術形式。薅草鑼鼓融山歌、民歌和地方戲曲為一體,一般兩名歌手(俗稱歌師傅),一人按節奏擊鼓,一人應點敲鑼,或領唱,或對唱山歌,通過敲鑼打鼓和唱歌來給薅草人提神鼓勁,以此提高勞動效率。道羅村楊家打鬧班是當地有名的班子,同族兄弟四人,老大楊再光64 歲,老二楊再江60 歲,老三楊再高51 歲,老幺楊再超46 歲。雖然頭天夜里參加當地紅白喜事演出熬了個通宵,沒有休息好,但面對市、縣來的客人,打鬧班仍然情緒高昂,非常投入。《張三姐》《高粱號》《梁山號》,唱打配合,一連演唱了好幾個曲目:清早起來就上梁\ 梁上有個好堰塘\ 好個堰塘又無水\ 好個妹兒又無郎。姐兒住在對門巖\ 看著看著長起來\ 早上看到姐挑水\ 晚上看到姐抱柴\ 恨不得一翅飛攏來。還有:高粱葉又黃\ 造酒綠洋洋\ 勸郎三杯酒\ 倒在象牙床……唱詞率性大膽,表演詼諧幽默,演唱音域寬廣、渾厚、高亢,加上鑼鼓穿插、幫襯,人聲與器樂相互交融,響徹了整個山谷。

       接下來是80 高齡的楊秀玉老人領銜表演的原生態花燈。秀山縣是中國著名的花燈歌舞之鄉,秀山花燈源自漢族的“燈兒戲”,并融入土家族、苗族歌舞表演技巧,逐漸發展成一種格調新穎、歌舞精彩、為各族同胞喜愛的藝術形式。據同行的縣音樂家協會顧問王世金老先生介紹,花燈戲班子通常規模不大,就像花燈唱詞里所唱到的那樣:“燈哥花妹跳花燈\ 金花銀花掌燈人\ 兩個接絲弦\ 四個打鑼鈸\ 還有一個掌調師\ 幺哥幺妹來幫腔\ 將將就就,一行十三人。”花燈又有“單花燈”、“雙花燈”和“花燈戲”之分。單花燈包括一旦一丑兩個角色,旦角叫“幺妹子”或“花妹子”,過去是不允許女人參與表演花燈的,因此旦角由男扮女裝,扎假辮,系花裙,著短圍衣,右手執綢邊花折扇,左手執彩巾,來反串角色;丑角叫“花子”或“賴花子”,反穿皮襖,扎腰帶,頭戴瓜皮帽或扎頭巾,右手執大蒲扇。雙花燈則為兩旦兩丑或兩旦四丑。花燈舞花樣繁多,可謂變化無窮,如“雪花蓋頂”、“犀牛望月”、“蛤蟆戲水”、“白鶴亮翅”、“掃地蓮花”、“晴蜓點水”等,多達200 多個。其唱詞主要反映土家日常生活、愛情婚姻、生產知識、歷史故事、地方掌故等內容,以五字七字句居多,短小而精悍,襯詞輕快活潑。曲式一般為2-4 個樂句的單句段,歌有正調雜調之分。雜調,為花燈戲精華,生活氣息濃郁,調式唱腔優美。大家耳熟能詳的《采茶調》、《一把菜籽》、《黃楊扁擔》等,就是經過加工整理的雜調。我們在道羅村看到的是“單花燈”,類似東北的“二人轉”,4 人鑼鼓伴奏,楊秀玉老人扮演丑角,雖是耄耋之年,依然精神矍鑠,步伐靈活,身手敏捷得很,與扮演幺妹子的兒子配合起來,顯得得心應手。本色的表演吸引了大家,一時間,相機、DV、手機各種器材齊上陣,搶著記錄下這精彩的瞬間。特別是二人展示的“跳團團”,本來是在高臺上進行的,一招一式玄妙莫測,王世金老先生介紹說是按照八卦圖的陣勢演繹的。

       下午,轉赴溪口鎮白粉墻村,這是一個依山傍水的小山村,坐落在青山環抱中,溪水流貫,風光如畫。民歌《黃楊扁擔》就誕生在這里,因此剛剛更名為黃楊扁擔村。一進村口,王德明就向大家介紹當年梁上泉、金干等進村采風,收集整理到民歌《黃楊扁擔》的情景,往事歷歷,恍然如昨。說是民歌故鄉,果然名不虛傳,男女老少都會唱歌,人人都會露上一手。70 歲的崔永富、崔永朝老人,還有52歲的陳秀芹大姐等人,在農家院壩里,亮開嗓子就為大家演唱了一曲原版《黃楊扁擔》和《一把菜籽》。從山上下來,正好路過的72 歲老人崔德祥也不甘落后,唱了《黃楊扁擔》,覺得不過癮,還喊了一曲《梁山號子》。“黃楊扁擔軟溜溜\ 挑擔白米下酉\ 人說酉州的姑娘好\ 酉州的姑娘會梳頭……”大家情不自禁跟著一起唱起來:“酉州的姑娘會梳頭呀\ 姐呀姐呀會梳頭呀那么哥呀哈里耶\ 姐呀姐呀會梳頭呀那么哥呀哈里耶\ 大姐梳一個盤龍髻呀\ 那么姐哥呀哈里耶\ 二姐梳一個插花柳呀姐呀姐呀\ 插花柳呀那么哥呀哈里耶\ 姐呀姐呀插花柳呀那么哥呀哈里耶\ 只有三姐呀么梳的俏呀那么\ 姐哥呀哈里耶\ 梳一個獅子滾繡球姐呀姐呀\ 滾繡球呀那么哥呀哈里耶\ 姐呀姐呀滾繡球呀那么哥呀哈里耶\ 哥呀哈耶。”這首從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開始流播全國、蜚聲海內外的民歌,早已飛出秀山,登上大雅之堂,曾被李雙江和蔣大為等多位歌唱家演唱,跟《一把菜籽》一起,成為了秀山民歌、重慶民歌乃至中國民歌的代表性作品。 

酉水河畔:酉水號子有傳人 

       21 日,涼風習習,又是一個好天氣。乘車到大溪鄉,登船沿酉水河而上,因為下游修建水電站,一河碧水波平如鏡,倒影著兩岸如黛的青山,真的是百里酉水百里畫廊。在機船上,酉水號子傳承人徐志兵向大家介紹酉水船工號子,青年曲作者吳雨田忙不迭地掏出紙筆,在船倉里記譜。酉水號子按用途分為“櫓號子”、“纖號子”、“槳號子”、“急號子”、“緩號子”等不同種類,即使同一首號子,有時還會出現多段體變化的結構。灘險行船時,號子往往激烈而緊迫;船行平灘時,號子則變得節奏舒緩,曲調優美。酉水船工號子的唱詞雖然長短不一,但句式比較工整,首尾押韻,在演唱中“一人啟口、眾人幫腔”,領唱與眾人的應和往往交替進行。

       下午,在酉水河畔的大溪鄉打撈寨,來自石堤鎮的民間藝術團——酉水燈戲團以碼頭為舞臺,青山碧水為背景,為采風團一行呈現了一個個古樸生動的秀山民間藝術節目。在看過反映蚌殼姑娘和打漁郎愛情故事的蚌殼燈戲《蚌殼姑娘》后,兩代酉水號子傳承人——77 歲的師傅田維金和49 歲的徐志兵聯袂演唱了酉水號子: 石堤有個下碼頭\ 三十二步就轉拐\ 七十二步就登街……還有酉水號子中有名的“槳號子”:愛玩愛耍(眾唱:哎嗬)\ 篙上浪哪(眾唱:哎嗬)\ 堂板開在嘛(眾唱:哎嗬)\ 西湖墻哪(眾唱:哎嗬)\ 絲瓜井里(眾唱:哎嗬)\不象樣哪(眾唱:哎嗬)\ 哪個有錢嘛 (眾 唱:哎嗬)\ 調出堂哪(眾唱:哎嗬)。

精彩的號子表演結束,燈戲團的女演員又為大家表演了土家哭嫁歌:忽聽金雞一聲叫\ 好像亂箭穿我心\ 嗩吶吹起“娘送女”\ 鎦子打起“大開門”\ 嗩吶一聲淚一滴\ 扯娘羅裙扯爹衣\ 苦命女兒送上轎\ 親生骨肉兩離分……“天上星多月不明\ 爹娘為我費苦心\ 勤耕苦種費盡心\ 娘的恩情說不完\ 一教女兒學煮飯\ 二教女兒學結麻\ 三教女兒學背柴\ 四教女兒學花”……其情其景,聲情并茂的演唱,撞擊著每個人的心胸,將我們帶回到那些漸漸流逝的歲月,產生了強烈的情感共鳴。

常年在酉水河打漁、歷經風浪、飽經滄桑的的葛貴林老人,生在酉水邊,從小在酉水邊長大,今年已經79 歲了。燈戲團演出時,他扛著一條木漿正準備下河,路過碼頭,當仁不讓,也現場來了一段酉水號子和花燈表演,同樣贏得大家的喝彩。

 

       花燈廣場:歌舞的海洋

 

       晚上回到縣城,采風行將結束,大家特地走進城中心的花燈廣場。此時正當夜幕降臨,華燈齊上,萬家璀璨的燈火映照的廣場顯得熱鬧非凡,唱歌跳舞的市民熙熙攘攘。我們從中再次感受到秀山群眾文化和民間藝術獨特的魅力,感受到秀山各族兒女一份濃濃的文化情結。是的,秀山秀水,風光無限,魅力無盡,這里不愧是民歌的故鄉,花燈的故鄉,到處都是能歌善舞的歌手和舞者,到處都有飛揚的歌聲和醉心的音樂。

       在賓館住地,陶智副主席召集詞曲作家座談。大家紛紛表示,此次采風雖然只有短短數天時間,但一路走下來,感受特別多,收獲也特別大,深刻領悟到藝術源于生活、音樂來自人民的創作真理,每個人都表示回去后將認真思考,積極投入創作。

告別秀山,那一方風光秀美、文化燦爛的土地,像一幅幅秀美的山水畫卷,深深印在了采風團每一位詞曲作家的腦海里;更像一首首優美動聽的民歌,在大家的心中久久地回蕩……


重慶市音樂家協會cqmusician.org版權所有 渝ICP備17002246號-1